她本是個人見人愛的女孩,後患了牛皮癬覆蓋全身95%皮膚,生不如死。然而「這件事」讓她重獲新生!

(真人真事)

在十九年的人生經歷中,一個女孩體驗了死而復生、脫胎換骨的經歷。

我叫明明,今年19歲,家住湖北省。在不到二十年的人生經歷中,我卻經歷了死而復生、脫胎換骨的過程。

我生長在一個幸福的大家庭裡,曾是個聰明乖巧、人見人愛的小女孩。然而,美好的一切在我12歲那年嘎然停止,一場厄運降臨到我頭上……

厄運

那年,我得了牛皮癬,是什麼原因引起的,大夫也說不清楚。據奶奶說,我讀小學四年級的時候,頭上就有一點,不久就自己好了。
家人帶我去了很多地方治療,中醫、西醫都看過,也沒能治好我的病。父母不甘心,繼續載著我四處求醫問藥,各種藥物吃了不少,抹了不少藥,但都沒有一丁點改善。

每年夏天和冬天,是我最難熬的季節。我不能像別的女孩那樣穿短袖衫,穿漂亮的裙子。因為裸露在外面的肌膚會使我難堪,甚至感到接觸我的人都厭惡我、排斥我、背後議論我,對我指指點點,說些不好聽的話,瞧不起我。因此,我變得自卑起來,羞於見人,整天沉默寡言,悶悶不樂,胸中充滿無奈與絕望,甚至自己也瞧不起自己。冬天,是牛皮癬高發期,加上冬天天氣乾燥,身體的患處裂很多很大的傷口,往出淌血,抹藥也沒用,令人難以忍受。

我整天唉聲嘆氣,以淚洗面,動不動就向父母發脾氣,不願見人。身體上從表皮癢到肉裡,從肉裡癢到骨子裡,那滋味真是痛不欲生。看著鏡子裡的自己,真不敢相信人見人愛的小女孩兒會變成這副模樣。我已沒有了活下去的勇氣,常常把“死”字掛在嘴邊。

那時,我終止了學業,一心在家養病,什麼也沒做。可似乎覺得有很多很重要的事在等著自己去做,不是自己的理想,也不是自己的什麼夢,好像是自己必須要完成的事。就這樣死了,好像有些不甘心。

為了給我治病,爸媽花光了家裡所有積蓄,還欠了親朋好友一屁股的債。可爸媽看到我這樣,並沒有因為家裡欠債就放棄給我治療。爸爸說:“就算我去要飯,我也得給你治。”聽到這話,我心如刀絞。

2013年10月,爸媽又找親戚苦苦哀求,借到了一筆錢,姐姐暫時放下工作,帶我來到北京住院治療。

住院期間,由於我的病情太嚴重,醫生建議我把頭髮剃掉。我感到驚異和難過,畢竟是個女孩兒啊。可想想自己的病,就听了醫生的勸告。剃完頭照鏡子,我驚呆了,這還像人的頭麼?頭上佈滿一層一層白色的東西。來北京之前,我心裡暗暗在想,這次還治不好,那就不治了,我真的累了,也不想再連累家人了。

在北京住了一段時間,也沒有多大好轉。因快要過年了,我戴著帽子,背著一袋子藥和姐姐踏上了回家的路。到家沒兩天,身體上的牛皮癬迅速蔓延,比之前還嚴重:牛皮癬佔據了身體表皮的百分之九十五,臉部的小紅點急劇擴散,很快覆蓋了整個臉部,看起來簡直如魔鬼一般!

我心裡一陣陣劇痛,徹底絕望了,心裡冒出幾個字:去死吧!還活什麼活,活著都沒臉見人。

家里人看著我,束手無策。母親含著淚說,在北京住了這麼長時間,怎麼搞成這樣?父親唉聲嘆氣。我邊哭邊說:“你們看我還像人麼?鬼都沒有我這麼嚇人,還說治得好,治什麼治,越治它越發,它越給你來得猛,要想它徹底消失,除非我死,我死了,它就不存在了。”

一家人都愣住了。母親說:“不要動不動就說死,誰會眼睜睜地看著你死啊?”父親說:“誰看到你這樣不心疼啊?”我哭得更傷心,說:“可我不想活了,我活著也沒臉見人。你們不知道我有多痛苦,生不如死啊!我情願我得的是絕症,死也死個痛快。”家里人都勸我不要這樣想,堅持喝藥。我端著藥碗說:“喝這又沒效,喝它幹啥?”爸爸立刻吃不下飯了。

是啊,誰不希望自己的兒女好呢?爸媽因為我大吵小吵許多回,我也因煩惱和他們鬧過許多次。家裡自我生病後就再也沒有安寧過。

得救
過年前,爸媽去伯父家喝喜酒,我沒去。伯伯問到我的病情,媽流著淚說:“你們是沒看到,簡直體無完膚,慘不忍睹。真不知如何是好。”伯伯說:“法輪功能救她。”媽媽並沒太把伯伯的話放在心裡。

幾天后,伯伯來到我家,向我介紹了法輪功,伯伯問我:“想不想病好,想不想和你姐姐、弟弟一樣啊?”我說,我當然想,可想有什麼用啊?伯伯說:“想,你就煉法輪功吧!”我猶豫了一下,半信半疑地說:“法輪功真的能救我嗎?要不,我試試?”伯伯給了我幾個光盤,還有真相資料和護身符。

其實,去年上半年,伯伯就給了我一張法輪功護身符,伯伯說只要念上面的九個字就能好病,我笑著不敢相信地說,這麼神奇嗎?伯伯說是真的。我也沒往心裡去。姐姐帶我到北京住院時,我因為無聊,就把伯伯給的護身符拿出來看,心裡想著,還挺好看的,邊看邊唸上邊的幾個字,念了沒幾遍,腦海裡就都是這些字,眼睛一閉,眼前也都是這些字——“法輪大法好,真善忍好”。

我心想,這個“真善忍好”我還懂,這個“法輪大法好”我就不懂了。出於好奇,我就用手機在百度搜索“法輪大法”。搜索結果沒一條說法輪功是好的。我當時還想,伯伯為什麼害我,我說給姐姐聽,姐姐也在網上查了一下,結果嚇壞了,把護身符偷拿出去扔了。但幾天后,姐姐說:“你念九個字的那些天,看起來好像很高興的。”我說,有嗎?我怎麼不覺得。後來想想,那些天,腦子裡、眼前都是那九個字,哪知道自己是個病人啦!之後的幾天,當我心裡還是有那些字時,就控制自己不再去想,這事就不了了之了。

伯伯這次來我家時,我還在想他為什麼害我,但我看伯伯的態度,真心誠意,看不出一點虛假。伯伯走後,我回憶,他說的“法輪功”三個字我好像在哪聽說過。想起來了,原來在我15歲的時候,我從外地治療回來,帶來的藥不久都吃完了,奶奶說:“明明,去煉法輪功不?”我問法輪功是什麼?奶奶說,誰誰有病老治不好,煉法輪功煉好了。現在我再去問奶奶還記不記得此事,奶奶說不記得了,還勸我不要煉法輪功。隔壁的鄰居也對我爸爸說不要讓我煉。
周圍人的話讓我更感鬱悶,這個說好,那個說不好,到底煉不煉啊?

我心里馬上生出一念:“煉!要么好要么死,反正我都是不想活的人了。”我就抱著這樣的心態,決定煉法輪功。晚上,我看了伯伯給的光盤和一些資料,突然明白了在網上看到的都是對法輪大法的造謠和誣陷,是有意不讓別人了解真實的法輪功。我當時就想趕快學煉法輪功,可爸媽卻不同意了,爸還重複著網上對法輪功的說辭。我一驚,馬上說:“爸,你都知道李洪志呀?”爸爸說:“以前的電視、報紙都在說他,我怎麼會不知道?”我說:“那是瞎說,他是好人,他是被誣陷的,我要煉法輪功。”他們都不做聲了。

奶奶對他們說:“她想煉,你們就讓她煉,隨她好了,反正都這樣了,萬一煉好了呢?”雖然奶奶之前說我煉法輪功就不和我來往,但還是希望我的病好。奶奶發了話,他們才允許。我很高興,藥也不吃了,就是迫不及待地想快點學習法輪功。

元宵節過後,伯伯給了我一本《轉法輪》書和其他一些法輪功真相資料。我回家打開書來,看到師父的照片,對家人說,這麼慈祥的面容,哪一丁點兒像網上說的那樣。看到第三頁,我心裡就美滋滋的,從未有過的快樂和美好。

後來每天讀《轉法輪》,我原來心中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在大法書中似乎都有答案。如,人總有一死,為什麼還要活著?人到底是來幹嘛的?就如姐姐常對我開玩笑說的:“你都病成這樣了,幹嘛還活著?”《轉法輪》解開了我心中的結。

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道理,“真、善、忍”才是做人的準則。雖然我以前什麼都不懂,在別人眼裡我就是一個天真無邪的小女孩。可我心裡一直在找尋人生的真諦,他人所知道的根本不是我要找的。有人跟我開玩笑說:“我像你這麼傻乎乎就好了。”言外之意,懂太多,不該懂的也懂了,還不如傻乎乎的好。回過頭來看,現在的人為了區區小事去爭去鬥,自私自利,什麼都放不下,所以很累,覺得他們也很可憐,如果懂得了真正該懂的,就不會如此了。

開始我還不相信世上有這麼好的東西,真正是人世間的寶啊!可這麼好的東西有人卻認識不到,甚至想摧毀。我也知道了我以前總認為自己還有很大的事要做,可就是不知道是什麼事。其實就是這個事啊。這就是我一直在找的。現在我找到了,就要好好珍惜。

我修煉法輪大法不到一個月,病情就得到了控制,身上再也不痛、也不癢了,只是不斷掉下皮屑,掉下不好的物質。現在我的身體正在康復,全身長出了紅嫩的皮膚,整個人就像脫了一層殼,我又煥發了青春的活力。全家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,都支持我了。

回想這幾個月中所發生的事,以及這之前我所經歷的一切,我真有一種死而復生、脫胎換骨的感覺,慶幸自己沒有和大法擦肩而過。現在我明白了,為什麼有那麼多法輪功學員冒著被抓、被打、甚至失去一切的危險,還要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,因為那才是通向真正幸福的路啊。

文章來源:明慧網
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