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孩在路邊遇到一個拾荒老人,等他把臉洗乾凈後,沒想到他居然是……

攝影: Daniel Peckham

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,故事發生在海外,故事的主人翁名叫游海青,是一個姑娘,也是一名畫家,今年32歲,已在海外生活20餘年,至今未婚。

23年前,游海青跟隨父母從上海移居美國洛杉磯。3年後,父母離婚,游海青跟隨母親搬到舊金山生活,母親再嫁後,新家經濟條件較好,游海青在新家快樂成長,最後畢業於美國藝術設計中心學院(Artcenter college ofdeisgn),成了一名時尚畫家。父親離婚後,生活過得並不如意。父親早期雖然來看過她幾次,但是自從游海青升入高中,父親卻再沒來。從此以後,她也沒有了親生父親的消息。

游海青長大後,憑著時尚繪畫,在西方聲名鵲起。一年當中,她一半是工作,一半是旅遊,日子過得倒也逍遙自在。

去年夏天,游海青回到小時候曾生活過的地方——洛杉磯,住在海景房,她在海邊行走,想追尋一些兒時的記憶。她依稀記得小時候,她隨爸爸媽媽從上海來到美國,她第一眼看見的就是這座美國西部最大的城市洛杉磯。轉眼20多年過去了,物是人非,她跟自己親生父親也有10多年沒見面了,不知他現在生活還好。她來到這座城市,也是想找到父親,想跟父親細述父女情長。

有一天,游海青在海岸線的人行道上行走,她看見路邊有一個拾荒的老人,個子不高,蓬頭垢面,走路顫顫巍巍,她感覺這背影有些熟悉,又想不起來在哪見過。突然拾荒的老頭摔在地上,她趕緊走上去,把老頭扶起來。老人臉上太臟,她看不清老頭的面貌,游海青把手上的牛奶和麵包遞給他,老頭神情獃滯,東搖西晃,並不看她手上的東西,游海青才明白老人神智不太正常。

老人是一個中國人,不過太可憐了。游海青決定幫助他,把他帶到洗手台邊,幫他洗去臉上污垢。這一洗讓她看見了一張久違的面容,一張小時候帶給她無數歡樂、無數甜蜜回憶的笑容,老人正是自己的親生父親。游海青看著落魄的父親,她渾身顫慄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她雙手捂著臉,最後哭了,哭得很傷心。

游海青記得小時候她騎在父親脖子上去動物園看動物的場景,她坐在父親自行車前槓上到大街買棒棒糖的情景,以及雨天路滑,父親把她抱在懷中為她遮擋風雨。這一切,都如此的記憶猶新。那個曾經像大樹一般保護自己的父親,今天竟然落魄到這個模樣。游海青後悔自己來晚了。

游海青淚流滿面,她對著父親喊:「爸爸,你還認得我嗎?我是海青,我就是小時候騎在你脖子上,你帶我去動物園的海青!海青這個名字還是你給我取的,是你叫我像海一樣的清澈和蔚藍,長大要成才。我現在長大了,也成功了,你卻老了。爸爸,跟我回家吧,讓女兒來照顧你,我們從此以後再不分開了。」

父親只是嘿嘿笑著,並不看她。

游海青心裡像刀絞一般的痛,她趕緊叫了一輛車,把父親送去海景房。她叫人給父親洗了澡、理了發,她去商場買了新衣服給父親換上,她陪著父親在海景房住了幾天。然後她聯繫了全洛杉磯最好的精神內科醫生給父親看病,醫生的診斷結果是,父親患了分裂情感性精神障礙症,要慢慢靠藥物治療才能緩解,同時還需要家裡人的細心照顧和陪伴,比如每天陪他說話、散步,給他家一般的溫暖,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為了讓父親的病儘快好起來,游海青決定這幾年哪裡也不去了,她要定居在洛杉磯,她要把父親的病治好,就像小時候父親帶她一樣,她要帶著父親去散心、看海,跟他說心裡話,帶他去他想去的地方,完成他一生從沒實現過的願望。

天亮後,游海青把父親抱在輪椅上,從房間出來,來到沙灘,此時太陽從地平線上升起,太陽光照在海面上,泛起一片金色的光。

父親望著大海,突然抬起右手指著海面說:「海,海,光,光,上海,上海的光。」

游海青迎著海風,望著波光粼粼的海面,明白了,她低下頭對父親說:「爸爸,那不是上海的光,那是太陽的光。不過,海的那邊是中國,也是你的家,如果你想回家,爸爸,我會帶你回家。」

父親像聽懂了,他抬起手,臉上帶著笑容揮舞著說:「家,家!」

父親一定是想家了,游海青想到中國的家,她忍不住又哭了。

分享